您现在的位置:北海市人民医院 >> 医院文化 >> 正文内容

做一名文明的求医者

文章来源: 发布时间:2015年01月14日 点击数: 字体:

前一段时间,在外地的朋友打电话来说:要好的朋友要做手术,问作为麻醉医生的我是否做过这样的手术,以及麻醉的选择和手术麻醉以后的注意事项。一一回答了之后,朋友特地问:要不要给手术医生和麻醉医生红包呀?我说,不用。那头很疑惑的再问:那医生会不会好好地做手术,好好地做麻醉,手术当中会不会痛得要死?手术会不会也因为没有送红包,而没有尽善尽美呢?我很有耐心的解释:不用给医生送红包,那更会无形之中给了他们更大的压力,只要给予他们足够的信任,让他们感觉得到了尊重就好了。朋友还是很迟疑,我再三保证后,才终于决定不去送红包。两三天之后,朋友打电话来道谢,说手术很成功,医生觉得他们好沟通,一直很关怀他的好友。放下电话,心里觉得宽慰,也觉得莫名的悲哀。

还有一次,一位熟识的长辈来找我,说外甥女准备要做剖宫产,要我帮忙做麻醉。我爽快答应,正好有空。哪知在手术室外边签完麻醉同意书,长辈把我拉到一旁,非要塞个红包给我,连忙推辞,长辈却怎么也不肯放弃。有点哭笑不得的我,只好说:阿姨,收起来,要不我不进去麻醉了,找别人帮忙了。好说歹说,长辈才收起红包。还不放心的问:还要不要给做手术的医生红包?我说,不用,千万不要搞这样的事情。等一下,医生做完手术出来了,你们只要真心对她说一声谢谢就够了。是的,那个可敬可佩的正直的妇产科医生,老是说,累死是医生工作的本质属性,一声谢谢却足以消除所有的疲劳与困乏。

记得某一天,一个不算熟的网友说最近网络上很多视频,医生被砍,要医生给死者下跪谢罪。我问他对于此事的看法,他说,他很高兴。他最讨厌医生,收受回扣乱收红包还乱开药。当时充斥心间的是生气,愤慨,悲哀……和知道哈医大医生被砍,致一死三伤的事件之后的网评一样纠结与沉重。完全没有过错的医生,却惨遭横祸。如果,他们的身份不是医生,是不是为此而高兴的人就没有了呢?一个不该死去的人死去,得到的不是同情与尊重,而是四千多人的“大快人心”,遭受否定的不是人品,仅仅是“医生”这个身份,还有比这更悲哀的事情吗?医生没日没夜没假期的上班,为了守卫别人的生命,而自己的人身安全却没有得到应有的保障,应该吗?动不动就会被殴打,应该吗?媒体的矛头永远直指医生,痛诉医生的不是不该,应该吗?其实,只是被转接了的矛盾而已。看病难看病贵是一个国家应该解决的事情,而不是医生这个群体应该解决的事情,这个群体也解决不了体制问题。媒体的报导只是为愤怒的求医者找了一个最不应该发泄的出口——医生。不切实际的报道,仿佛疾病不好转,只有一个原因,医德医风不行;仿佛,疾病痊愈了是理所当然的(即使不求医也一样),住院还被医生开了一堆有回扣的药,做了一堆无谓的检查,花了很多冤枉的钱。有个同学说的:“这等愤青,你不去指责那些捣鼓地沟油,捣鼓苏丹红鸡蛋,捣鼓皮革奶……之类祸国殃民的大事件,你苦苦和生活在社会底层的这些医生过不去,意欲为何?退一步来说,医生收受了回扣之类的,他还不至于伤天害理,他做了力所能及同时也是崇高的事情——救死扶伤!”这不是为收红包回扣寻找正大光明的理由,而是被误解被伤害的深深无奈与悲哀。

诚然,医生当中确实有害群之马。但是,大多数的医生是真心为患者的利益着想的。为什么不试着多信任医生一点点。就好像朋友的事情,原来天经地义的,为何医患双方都觉得难得呢?求医者难得遇上这样的医生,医生也难得遇上这样的配合的患者。我想,医生的脸上本没有刻印着“我要收红包”这样的字,送红包的人多了,也便刻印成了字。给医生送红包是出于求医者本身的意愿,还是一种已经形成不良风气的约定成俗?是谁,造就了这样的不良,求医者,或者是本应存有父母心的医者?在这样的风气背后,医者,求医者,究竟在诠释着一个什么样的角色?我想,大多数医生是不需要歌恩颂德,感激之情,一声由衷的“谢谢”足以表达,大多数医生是不需要拿红包来贿赂的,健康满足的微笑已然是最好的回报。医生需要的是正常的尊重与理解以及一声由衷的谢谢。而尊重与理解,恰恰是一名文明的求医者所应该具备的最基本的品质。做一名文明的求医者其实已经是对医生最大的感恩了。也许,你觉得不需要对医生感恩戴德,那么,还是希望你做一名文明的求医者,最好是联合更多的求医者一起文明,坚决不给医生送红包,坚决只走正常的程序看病治病,那时你得到将会是医生真心的笑容与竭诚的服务。

感恩情怀,温暖人间。以一名普通医者的立场,这就是我最想传达的医生卑微的感恩情结。也想通过亲爱的你,看到文章的你,在更多的人中传达这样一种信念:做一名文明的求医者,送礼送红包的念头统统滚太平洋去,只需要尊重与信任医生多一点点。行动起来,做一名文明的求医者,最起码你不会在求医的过程中损失了红包。也许,结果还不是那么令人满意,但是,贯彻那么一点点关于医者的卑微的感恩情结,我们将有机会看到医患关系渐渐和谐的那一天,不是吗?还等什么呢,亲爱的你?(麻醉科  杨莲)